全民玩麻将作弊器
隨筆
  • 《國家》不是國歌

    有一首歌正鋪天蓋地向我們襲來,一家晚報的通欄大標題是:《讓每一個人都聽到》!看來,你想聽也得聽,不想聽也得聽。這歌名叫《國家》,媒體狂轟濫炸,有報紙不惜連續整版地刊文:這好歌多少年不見了,太有深厚的文化底蘊了,太令人激動不已,真是百聽不厭啊!我敬重的一位歌詞前輩,在晚報上發文盛贊該歌曲,不吝溢美之詞,云此歌是充滿愛國主義激情的優秀大作,他充滿了仰慕、贊嘆,祝賀祝賀!語言恐難表達他對這歌的喜愛了!這還不夠,一天,突然發現這歌還上了“兩會”,成為代表、委員們熱議的話題,而且眾口一詞,稱贊有加,真讓人

  • 美酒飄香祝鳳祥

    早在離春節一個多月前,李培禹就說要請幾個朋友和李鳳祥聚聚。因為忙,一直沒能安排。春節過后,培禹來了電話,說正月十五之前都是節,就在離鳳祥家很近的酒家一聚。他說請了梁秉堃、穆永瑞、朱小平等各位作陪。緊接著他還發來措辭禮貌的邀請短信,內中有:“敬請撥冗光臨”等詞語。依他與這幾位被邀者的關系,大可不必這么客氣。可見他對這次聚會的重視。李鳳祥在北京日報、北京晚報副刊編輯的崗位上一干就是30多年,擔任北京晚報副總編輯后仍不改初衷,成為眾多新老作者的良師益友。前兩年他查出癌癥,沒驚動大家就做了兩次手術。我得知

  • 浩然在三河

    一、浩然是哪里人? 浩然是哪里人?順義縣的鄉親們說,順義人唄,金雞河、箭桿河多次出現在他的筆下;長篇小說《艷陽天》就是寫焦莊戶的,“蕭長春”還在嘛!通縣的干部說,浩然是通縣人,他是在那里成長起來的,他的許多作品都完稿于通州鎮,而且他現在還是玉甫上營村的名譽村長。 薊縣的同志則理直氣壯地說,怎么?浩然明明是我們薊縣人嘛!他們翻出浩然在一篇后記中的話:“從巍巍盤山到滔滔薊運河之間的那塊噴香冒油的土地,給我的肉體和靈魂打下了永生不可泯滅的深深烙印。”…… 1988年,一本600多頁厚的長篇小說《蒼生》,悄悄擺上了

  • 寫在聶耳故居

    我在你的歌聲里畢業祖國在你的旋律中站起然而,隔了這么多年后很老的我才來看你你攜一把小提琴離家一腳便踏入時代的風雨 容不得回味童年的稚嫩 來不及完成少年的學期 俯身聽到苦難的你 嘿呦嘿呦,音符震動大地 你和報童一起等派報那是黎明前最冷的夜里其實,你還是個孩子啊卻把民族復興的巨浪掀起青春曾這樣豪華綻放人生就這樣美麗無比為什么,為什么啊短短二十三個年頭生命之音便戛然而止難道那個叫歷史的老人只給你一個輝煌的開始在你故居的銅像旁我怎能不埋下頭 算一算自己的年紀今天,我來了 以長你兩倍卻是后來者的名義 在你的像前寫

  • 夢落在阿細跳月的故鄉

    直到今天——2009年最美的金秋時節,我才知道我夢中向往的那個迷人的山寨,在云南紅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的彌勒縣,她的名字叫可邑。可邑,阿細跳月的故鄉! 也許,人生的記憶就是青春記憶。我第一次知道“阿細跳月”,正值青春,頃刻被那歡快、動聽的旋律感染了,被那優美、激越的舞姿陶醉了。那是無數快樂的青年們在天安門廣場拉起手,圍成圈,盡情歡慶共和國生日的一個不眠之夜。集體舞是交錯行進式的,一段樂曲結束,你的眼前就會出現新的舞伴的面孔。當時的我覺得對面的女生一個個都像阿細姑娘般美麗。從那時起,阿細跳月伴著我的青春,

  • 騎車在臺灣的小路上

    平生第一次到訪臺灣,竟給我一個沒想到的驚喜——此刻,我騎著自行車悠閑地行走在宜蘭的鄉間小路上。我是融進“兩岸青少年鐵騎游寶島”活動隊列中的,我的身邊是200多個來自北京、臺灣的中小學生們,我和北京市兩岸民間交流促進會副會長曹居京先生,還有中央電視臺的記者等一干“大人們”,也穿著和同學們一樣款式顏色的校服,蹬著一水嶄新的“鐵騎”(臺灣把自行車稱作鐵馬、腳踏車),很快便淹沒在兩岸孩子們銀鈴般的笑聲中了。緊鄰臺北的宜蘭,是臺灣最美的鄉村。太平洋的海風向東岸徐徐吹來,驅走了炎熱,路兩旁水田里的陣陣稻香沁人心

  • 歲月拾痕(絕句六首)

    稻香湖 遠山近水稻香湖,蘆葦輕搖小舟出。悠然老叟垂竿起,釣得魚兒入畫幅。小詩寫于稻香湖公園初建成時,曾與侯寶林大師題字“稻香湖天然公園”一起刊于公園的宣傳材料上。近偶見有文章引用拙作,卻云“一古代詩人”,害我作古,一笑。復醒龍兄牛年伊始,凌晨接醒龍兄詩句,云身在鄂東山鄉矣。感慨系之,遂和之。己丑新春問候聲,情思惹我赴鄂東。新詩舊雨常相伴,傾蓋之心寄醒龍。麥收即景麥海無垠遠連天,舞鐮銀灑漫山川。巍巍金車田頭過,冉冉紅輪躍上山。 敬題五祖寺2007年秋湖北黃梅筆會,眾作家紛紛獻詩,余亦不揣淺陋,詠句。

  • 留在趙堂子胡同15號的思念

    這是埋藏在我心底多年的一篇文章,幾次動筆又都放下了。我曾自卑地認為,懷念老詩人臧克家的文章,怎么也輪不到我寫,每當眼前浮現出臧老那親切的面容,尤其是耳邊回響起老詩人幾次帶著濃重鄉音的話語:“我對你抱有不小的希望”時,我便有種無地自容的愧疚。后來自己安慰自己:得到老詩人教誨、恩澤的文學青年不計其數,我不過是他們中的一個;我至今沒能在詩歌創作上取得什么成績,臧老不會怪我,畢竟不是誰都能成為詩人的。 然而,離開臧老越久,我的思念愈深。2010年中秋前的一天,臧老的女兒臧小平約了幾個朋友來她的新家吃飯,有我。

  • 去海港看山田花海

    “面朝大海,春暖花開”。接到第六屆海子詩歌藝術節的邀請,我來到秦皇島市海港區。住進酒店,憑欄即可望見蔚藍的大海,推窗便聽見潮起潮落的濤聲。詩人海子是安徽人,他卻把他的詩歌寫作和生命的終點,選擇在了秦皇島。海港區為紀念這位年輕的異鄉詩人,已經連續舉辦了六屆詩歌藝術節。想想,我便有點感動——海港,詩與遠方的寄托地!翌日清晨,旭日躍出了海面。我們一行向面朝大海,由謝冕先生題字的海子紀念石獻上了一束束鮮花。儀式后,登上大巴。原以為我們的行程會與海港為伴,不想,大客車卻載著我們離海而去,一路向北、向東、再

共有1页首页上一页1下一页尾页
客服中心
联系方式
4008952768
18070542616
18079479120
- 技術部
- 售前咨詢
- 售后服務
新浪微博
912網絡官方公眾號
技术支持: 撫州912網絡 | 管理登录
全民玩麻将作弊器 上海时时乐 000876股票行情 球即时赔率 球探网足球技术 青海十一选五 润旺配资 上海时时乐 内蒙古快3 股票配资流程 诚信点配配资 辽宁快乐12 双色球 互利配资 搜搜配资 最好的股票配资平台 申穆出资